星期二, 12月 13, 2011

車禍浴火 臉毀容 與癌母相依

原本應是揮灑青春的年紀,但十八歲的莊雅菁,四年前因一場車禍被火紋身,視力、聽力受損,嚴重毀容,左手、雙腳因感染截肢,一度想尋死,直到兩年前她用僅剩右手自學製作「拼豆」藝品,與罹癌母親一起販售,她笑著說:「以前我都哭喪著臉面對大家,現在我用微笑迎接每一天!」

C00C131P 台中醫院昨起一連三天舉辦愛心義賣,獨臂少女莊雅菁的拼豆作品精緻吸睛,浴火重生故事令人動容。莊雅菁在國二時相當叛逆,飆機車自撞火燒車,全身逾百分之六十二到三度燒燙傷,昏迷兩個多月醒來,左手不見了,臉燒到沒人敢讓她照鏡子,聽力、視力受損,四年治療過程中,雙腳因感染截肢只剩大腿。

有信仰變得樂觀

雅菁說,一開始每天都想死,怪媽媽「為什麼要留下我?」但因媽媽的愛與宗教信仰,她慢慢變得樂觀,兩年前從網路上自學製作拼豆,去年成立「小N拼豆手創館」,在無名小站上販售作品。
拼豆是以彩色塑膠材料拼圖創作圖案,將豆豆拼在模型板上,兩面熨燙成為作品。獨臂的雅菁開始學拼豆時,花四、五十分鐘才能完成一個基本作品,她不斷練習,現在不到幾分鐘,就能做出一個。
莊母說,十年前離婚獨力撫養雅菁,原以為有錢可以照顧一切,直到雅菁出車禍,她辭去工作,散盡錢財只為留住唯一的孩子,「錢不是萬能、家庭最重要」。
正當雅菁以巧手走出一片天時,相依為命的媽媽去年卻發現罹患乳癌,目前還在化療。雅菁行動都得靠媽媽幫忙,有次兩人到台北就醫,媽媽在台北火車站推著她的輪椅趕路,衝得太快,她滾出輪椅跌落地上,剛做完化療的媽媽無力抱起她,母女只能坐在地上抱頭痛哭。

讓母養病誓獨立

這個經驗讓雅菁決心自立自強,她說,「我在家學著墊軟墊用大腿走路,再爬上凳子幫媽媽煮飯,希望讓媽媽放心養病,也證明我可以照顧自己。」莊母有一天化療回家,看到雅菁用僅存的右手洗澡,「我真的又感動又心疼,她還爬上凳子煮水餃給我吃!」

客讚:作品精緻

昨參與義賣會的陳小姐買了五百五十元的美樂蒂筆筒,她說:「這麼陽光的天使,值得大家多鼓勵。」買手機吊飾的莊媽媽說:「只有一隻手卻做得如此精緻,很難得。」
目前莊雅菁除每月殘障補助四千元外,僅靠網路與擺攤賣拼豆作品維持生計。台中市社會局副局長利坤明說,今天會請社工了解協助安排年節期間在愛心攤位設攤,另計劃將其商品放在政府「優先採購平台」上。

莊雅菁小檔案

◎年齡:18歲
◎學歷:四育國中二年級因車禍休學
◎家庭:父母離異,現與41歲罹癌母親相依為命
◎現況:兩年前從網路上自學拼豆技術,自行設計製作逾千種拼豆圖案,也設立「小N拼豆手創館」,以網路或設愛心攤位販售商品
◎網站:
http://www.wretch.cc/album/awerty123j
◎電話:0989705375
資料來源:莊雅菁

星期六, 11月 19, 2011

小兒麻痺專用-幾何關節支架 (中)

目前最新研發小兒麻痺專用幾何關節支架
應用於小兒麻痺患者第二階段訓練之狀況:
平衡桿行走訓練
小兒麻痺關節控制應用
小兒麻痺關節靈敏度調整
患者單手平衡行走

二週行走訓練目前已可以放掉拐杖行走..下一階段的影片稍後放上
相關影片:


詳情
http://bbir.info/146.html

星期三, 11月 02, 2011

小兒麻痺專用-幾何關節支架 (上)

小兒麻痺多發生在幼兒或年輕人身上。由於病毒侵犯脊髓的運動神經元(即神經細胞),所造成的肢體麻痺、肌力不均衡,不良的姿勢,長久累積容易造病變, 越來越多的小兒麻痺症患者感到疲勞、疼痛、耐力減退等不適!
目前最新研發幾何關節支架
應用於患者訓練之狀況:

小兒麻痺專用-幾何關節支架

星期日, 8月 07, 2011

失去雙臂 李清圳快樂當志工


五十二歲李清圳曾是台電外包商的現場領班,婚後育有一子二女,與太太感情甜蜜,十一年前的西洋情人節當天老天對他開了一個大玩笑,工作時不慎被一萬一千伏特高壓電電擊,命撿回但卻失去雙臂,當時孩子最大才小學六年級、最小的幼稚園大班。

「上天給我雙手只有十六年,給你四十一年,還有什麼不滿足!」李清圳表示,那席話又像電流一樣再次穿過他的身體,他頓時豁然開朗,回家試著用義肢拿筆寫字、用輔具練習吃飯,也嘗試走出家門,跟著老婆一起到廟裡當志工,五年前又加入斗六國中育英志工隊,擔任導護、輔導志工,十一年來他也以自己的生命故事輔導學生、義務演講,現在他眼神充滿喜樂、自信,他說只要可以做,他會一直做下去。

工安意外失去雙臂,好幾次想尋死的李清圳,因為聽了口足畫家謝坤山這句話而頓悟,十一年來四處當志工找回快樂及自信,好幾次地方要推薦他當好人好事代表都捥拒,今年里長一再拜託,他才答應接受表揚。

在太太鼓勵下,李清圳先在廟裡當義工四年,後來轉往斗六國中志工隊,派給他的任務是指揮交通。沒有真實的手臂,李清圳揮著像虎克船長的鐵鉤手,一樣很上「手」,校方又鼓勵他到班級分享生命故事,輔導行為偏差學生。

李家目前雖全靠賠償金、太太種蘭花、家扶中心資助,他仍把部分演講費捐出,並婉拒表揚,他說「謝謝老天爺留給他一條命,自己還做得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