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4, 2016

【里約殘奧】日本「義足の美人」全裸追夢





【on.cc東網專訊】 里約殘奧開賽幾天,近日有位日本選手紅爆網絡,成為殘奧焦點,在TWITTER更瘋傳其型爆相片。這位被日本稱為「義足の美人」的中西麻耶,在賽道上叉腰等待出賽的姿勢,被網民稱讚型爆,加上她又COOL又型的樣子,即成為近日殘奧的熱話。

中西麻耶是日本肢障跳遠運動員,一直都甚為活躍,過去更試過拍裸照月曆為自己籌錢去參加2012年倫敦殘奧,她當時說過:「就是失去了身上的一切,失去了所有的飾物,我也要向前奔跑,就是帶著這種信念,我拍攝了這些照片,希望可以表現出我的勇氣來。這一掛曆不只是我,也是為了表現身體殘障人,依然擁有鍛煉身體的權利所做。」她有夢想有鬥志,還相當靚女,難怪吸引不少身體健全的男士猛烈追求,甚至認為她折肢後更為吸引。

現年31歲的中西麻耶,受傷前擅長打軟式網球,並希望可以參加日本全國體育大會,但不幸在06年(當年21歲)由於一次意外,被倒下的鐵架夾壞了腿,被迫切去右小腿,於07年裝上碳纖維義肢後,重新展開自己新生活,變成田徑運動員並爭逐殘奧。

為了取得更好成績,她自掏荷包到美國訓練,近年成績突飛猛進,其教練亦是「響噹噹」人物,本身是前奧運金牌得主兼為已故美國世界女飛人「花蝴蝶」姬菲芙的老公AI哉拿(Al Joyner),哉拿過去都是美國奧運頂級名將,曾於84年贏得三級跳奧運金牌。


星期六, 7月 23, 2016

「扁平足」的治療黃金期為2-8歲 4種動作鍛鍊腳部

記者趙于婷/台北報導

很多家長看孩子走路晃、腳掌平平就會開是擔心孩子是否有「扁平足」的問題,但是到底幾歲才能判斷孩子是否有扁平足?衛福部桃園醫院新屋分院物理治療師劉守莊指出,小朋友在2到8歲這個期間,正值足弓發育時期,隨著幼兒學習走路,逐漸運用腳趾、腳跟及腳底的力量,足部肌肉開始發育,足弓才會逐漸形成。

劉守莊進一步表示,幼兒在2歲前,腳掌大都是軟骨,內側脂肪墊較厚再加上韌帶鬆弛,所以足弓並不明顯,看起來會很像扁平足,2歲以前持續觀察即可,大多數生理性扁平足會自然恢復。
因此,有扁平足的孩童要把握2-8歲的治療黃金期,可採取運動配合穿著矯正鞋的方式加以矯正並每年追蹤。若年齡已超過10歲,一般則以症狀治療為主,大部分是藉由鞋墊來控制足部不正常的生物力學步態來達到改善症狀及避免足部進一步惡化變形。此外,運動也可以幫助足弓發展和加強腿部肌肉力量,建議孩童可以多做「墊腳尖運動、墊腳尖走路、腳趾抓毛巾運動和學鴨子蹲走」的方式來鍛鍊腳部的肌肉、筋腱及韌帶。
最後,劉守莊提醒,扁平足只是一種「症狀」而非「疾病」,若懷疑孩子有扁平足狀況,要先透過專業醫師、治療師評估並把握黃金治療期,此外,也要多讓小朋友接觸不同的足底刺激,例如赤腳走沙灘、泥土、草地上等都可以協助誘發足弓發展。


原文網址: 「扁平足」的治療黃金期為2-8歲 4種動作鍛鍊腳部 | ETtoday健康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723/739910.htm#ixzz4FItSqzxx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星期一, 5月 09, 2016

在不熟悉的環境睡眠的時候,大腦只有一半能夠休息好

最新研究發現,人在不熟悉的環境睡眠的時候,大腦只有一半能夠休息好,另一半則處在警惕狀態。
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引述布朗大學認知、語言和心理學副教授佐佐木勇香(Yuka Sasaki)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大腦左邊似乎比右邊更加清醒」。
周四(4月21日)發表在《當代生物學》期刊的研究幫助解釋為什麼人在新地方睡眠之後會容易覺得累。
這顯示人與鳥類和海洋哺乳動物有共同之處。這些動物經常性地一半大腦睡眠時另一半處於戒備狀態。
該報道說,睡眠研究人員在數十年前在睡眠實驗室做研究時就發現了「第一夜影響」。
第一夜睡眠情況通常非常差,以致研究人員扔掉所收集的數據。
佐佐木勇香的團隊研究了35名布朗大學學生的大腦慢波活動後發現,在睡眠實驗室的第一夜,大腦右側一些部分的慢波活動比左側對應的部分更多。
在第一夜之後,這種區別就消失了。
美國公共廣播電台引述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學會負責人尼爾斯·羅登伯格(Niels Rattenborg)表示,人類僅讓一半大腦休息的現象此前從未被論證,很多動物會這樣做。
他幾年前曾經以鴨子做實驗,當時發現,如果身邊都有其它鴨子,那麼它們會完全睡去,雙目合閉。而在一排鴨子中靠邊的那只鴨子卻只有一半的大腦休息,一隻眼睛似乎在警惕靠近的捕食者。
羅登伯格說,捕食者在今天不是什麼問題,但是人類大腦是在黑夜很危險的時期形成的。

星期六, 5月 07, 2016

當眾拆身障男義肢搜身 巴黎警察引公憤[影]

video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5日專電)一名兩腿都裝義肢的男子在巴黎火車站被警察盤查身分,警察為了搜身,把他雙腿義肢當眾拆下,事後棄之不顧,過程被路人錄影並上傳社群網站,引起公憤。



法國24台(France 24)報導,貝加(Francois Bayga)兩腿都裝上義肢,他在巴黎的里昂火車站(Gare de Lyon)被3名警察盤查,問他手機哪裡來,懷疑他偷竊。

他說,「我被抵在牆邊,正掙扎著,一名警察開始拉扯我的腿,想看看我身上有什麼東西,我說了很多次『這是義肢』,他們還是繼續搜我的身,兩邊義肢都被拆下來了。然後我坐在地上,讓他們看看,他們目的達到了」。

在影片中,貝加一腿自膝蓋以下、另一腿自大腿中間起截肢,他坐在牆邊,身旁散落著隨身物和兩條義肢,警察把拐杖放在他身邊後就離去,任他坐在地上不管。

旁邊有路人把過程錄影下來,上傳臉書(Facebook),影片迅速傳播,有人通報法國人權保護官署(Defenseur des droits),官署和巴黎警方都表示要展開調查。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112357215488893&id=100001438763294&_rdr

星期六, 4月 30, 2016

幼年起病型糖尿病是糖尿病

糖尿病是擁有血液中異常高的血糖水平的條件。胰島素,由胰腺產生,使用由身 ​​體降低血糖水平。
如果一個人的胰腺不能產生足夠的胰島素,他們的身體會發展為糖尿病。 糖尿病症狀的短名單將包括嚴重的飢餓和口渴,多尿急和疲勞。但知道你是否有糖尿病是有血糖測試,也被稱為糖耐量試驗的最可靠方法。 1型糖尿病是更尖銳的形式。

它通常有特殊飲食限制,鍛煉和偶爾用胰島素治療。
1型糖尿病通常具有特殊的飲食,鍛煉,並加入胰島素前減肥計劃進行處理。糖尿病的這種形式被認為是胰島素依賴的疾病。 糖尿病的不太嚴重的形式,2型糖尿病首先與糖尿病飲食,治療 運動和減肥。如果論文措施不成功在控制血糖和胰島素水平,可加入口服藥物。胰島素是再最後認為,如果這些還都是不成功的。

2型糖尿病通常發生在成人中誰是中年或老年人,這就是為什麼它有時被稱為遲發性糖尿病在這種情況下,他胰腺仍然產生胰島素的右側的水平,但主體已成為它抵抗性。 這是可行的延遲2型糖尿病的發作,如果它在家庭中運行。通過減肥,得到鍛煉的適量控制你的飲食,你可以管理。如果2型糖尿病患者不及時治療,最終同樣可能的並發症接踵而至那些1型糖尿病患者看到。 妊娠期糖尿病孕婦看到。通常它消失在嬰兒出生後,但是,治療的母親來穩定血糖水平會並發症的機率降低到寶寶和媽媽。

幼年起病型糖尿病是糖尿病,影響許多孩子的另一種主要形式。它被認為是1型糖尿病的發作。如果孩子顯示出糖尿病症狀甚至幾,這是至關重要的,他們由醫生進行檢查。據估計,超過兩百萬青少年處於糖尿病前期階段。這主要是由於超重。在這種情況下,血糖水平高,但不夠高到被認為是糖尿病。青少年通常制定本的12至19歲之間

星期二, 4月 19, 2016

波馬驚爆3週年 生還者裝義肢參賽

(中央社波士頓18日綜合外電報導)震驚全球的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屆滿3周年,在爆炸中失去左腿的哈斯利特-戴維斯(Adrianne Haslet-Davis)不僅走出爆炸陰霾,還決定以「跑者」身分重返這場賽事。

美聯社報導,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驚傳連環爆,當時哈斯利特站在終點線附近,爆炸威力讓她失去左腿,如今哈斯利特決定重返這場賽事,但這回她將以跑者身分出戰。

波士頓馬拉松今天將從霍普金頓(Hopkinton)起跑,哈斯利特與波馬爆炸案受害者救濟基金「一基金」(One Fund)的其他30名成員均將參賽。



哈斯利特說:「多數人想的是終點線,但我想的是起跑線。」

舉辦至今已120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不僅是美國愛國者日(Patriots' Day)的重頭戲,今年還將吸引超過3萬名跑者出賽,其中將包括哈斯利特和唐茲(Patrick Downes)。唐茲是波士頓學院畢業生,在爆炸中受傷後,左腿截肢。

目前32歲的唐茲,在爆炸發生前原是位跑者,他在2005年曾與妻子跑完全程波士頓馬拉松,他的妻子則在爆炸中失去雙腿。

35歲的哈斯利特原是位專業國標舞舞者,她沒有因失去一隻腿而絕望,反而裝上義肢重返舞台,如今她還決定加入跑者行列。

哈斯利特熬過訓練時的諸多身體不適,如今她將與另外4人組隊,代表位在奧克拉荷馬市的「肢體人生基金會」(Limbs for Life Foundation)參賽。肢體人生基金會為無力裝義肢的人提供義肢。

哈斯利特說:「參賽不僅是另一挑戰,也是發掘嶄新的一天。」1050418

李宗典今裝義肢 「絕不放棄希望」

謝謝大家,我出院了!」二○六南台大震倒塌,造成維冠金龍大樓一百一十五人罹難,受困五十五小時獲救李宗典,截掉左腿,經數月治療昨天出院,他親筆寫下感謝函,謝謝大家的關懷。
在地震中失去媽媽、哥哥、嫂嫂、兩名姪子、弟弟與女友的李宗典,因被瓦礫壓住長達五十五個小時,不但左大腿以下截斷,同時因橫紋肌溶解症神經嚴重損傷,右手連拿筷子都很吃力。
這對熱愛旅行、攝影,擔任婚禮攝影師的李宗典是一大打擊,即使如此,住院以來面對漫長療程與復健,他從不說苦,因為他知道,「能夠活下來,這條命就是老天給的!」
地震前的李宗典,退伍後在台北一家廣告公司工作,為省房租,白天上班、晚上窩在公司小房間睡,有空就鑽研攝影,之後拜師學藝做起婚紗攝影,四年前回到台南老家與朋友合作成立多媒體錄音室。
「人生原本就充滿挑戰」,李宗典對於任何事情始終抱持樂觀態度,即便埋在瓦礫堆,他也靠著意志力撐下去。 「以前不喜歡麻煩別人,這次麻煩可多了!」
他笑說,埋在瓦礫堆時,他靠著信仰走過,獲救後在成大醫院這一個多月,受到醫護人員照顧甚多,特別感謝屏東義勇特搜隊,不放棄任何希望,更感謝各界人士伸出援手。
李宗典說,現在每逢天氣變化,右手不時有點刺痛,還會讓他出現「幻肢」的感覺,今天將北上裝義肢,希望能儘快展開新的人生,只要還能站起來,就會做志工回饋社會。
談及這次熊本大地震,他說,同為震災受害者,看到新聞中的斷垣殘壁,實在相當難過,但也希望受困者與救難隊,「絕對不要放棄任何希望」。

你也可以跟我一樣,克服所有的悲傷

今天是美國的愛國日,賽前波士頓紅襪隊特別為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致敬,邀請爆炸案的倖存者包曼(Jeff Bauman)擔任開球嘉賓,而他在全場球迷的注目下,一拐一拐地走上投手丘前草皮,並露出微笑投出今天第一球。
這抹微笑對包曼來說格外不易,三年前他去參加波士頓馬拉松賽,結果在爆炸中失去一雙快腿,被送去醫院後還要協助警方回憶痛苦的案發過程,並辨識犯罪嫌疑人。經歷多次的手術後,現在他可以靠著義肢協助,勇敢地走上球場,只為用自己的生命故事告訴眾人,「你也可以跟我一樣,克服所有的悲傷。」
今天與包曼一起開球的還有演員葛倫霍(Jake Gyllenhaal),未來葛倫霍將在一部名為「Stronger」的電影中,飾演包曼詮釋他的故事。葛倫霍說,「拍攝電影時我試圖把自己當成包曼,但我無法體會他的痛苦;如果是我自己遇到了爆炸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實力與勇氣活下去,而這個問題我每天都在詢問自己。」
▼影片/紅襪愛國日賽前慶祝活動:(若無法觀看,請點選連結)
生涯首度於愛國日出賽的紅襪三壘手蕭爾(Travis Shaw),賽前看著包曼緩緩地走上球場,他說,「這一切已超越了棒球,看到他經歷爆炸案後還能重新站起來,代表著波士頓人的心志及精神。」
紅襪總教練法瑞爾(John Farrell)表示,「沒有人會忘記三年前的案件,也沒有人會忘記愛國日的意義,過去的一切都深深地影響著我們。」美國時間每年4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是愛國日,是列星頓和康科德戰役的紀念日,為美國獨立戰爭紀念日,當天波士頓會舉行馬拉松賽,紅襪則會在芬威球場舉行比賽。

紅襪「老爹」歐提茲(右)和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倖存者包曼(左)交談。 美聯社

分享

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受害者包曼(左)與將在電影飾演他的演員葛倫霍(右)。 美聯社

分享